信息中心

朝阳村、火把李与大军事家孙武
 山东省惠民县县城西南12.5公里的辛店乡和皂户李乡之间有两个美丽富饶的村庄——“朝阳村”与“火把李”。提起这两个村,村里50岁以上的人都会滔滔不绝地啦起孙武的家氏族的故事。这里首先介绍一下大军事家孙武。孙武(即孙子)是齐国人(即现在山东惠民县人)字长卿,春秋末战国初流寓于吴,以谙兵法见吴王阖闾,受任为将。后与伍子胥伐楚。攻下郢都,北威齐晋,南服越人,显名诸侯。并着有《孙子兵法》,被奉为“兵学圣典”,置于《武经七书》之首。孙武不仅是一个杰出的军事家,而且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政治家。朝阳村与火把李流传着他很多战兵故事,而且这两个村的由来皆为孙武所为而成:
      传说在春秋战国时期,朝阳、火把李驻地是片荒芜的野地,杂木丛生的地带,只有一条贯通齐、鲁、莒、蒲姑诸国的官道,横插这地带横七竖八、参差错落,原始味浓郁的丛林、弯弯曲曲朝外延去。所以这里又是当地与外界交往的咽喉之地,是个多岔路口,百姓称岔路口为“野狼窝”。 野狼窝是个战略军事要地。
孙武15岁时,已是位气质非凡的翩翩少年,那时正值诸侯纷争,互相残杀,新旧势力相互抗衡,是个多战争、民不聊生的年月。
      孙氏家族那时属新兴势力的代表,孙书(孙武的祖父)又深得国君齐景公的信任和宠爱。为了拢落民心,孙家的粮食以大斗借出,小斗收进的方式赢得民众的信任。许多人投在孙氏的门下,孙氏家族异常昌盛起来。
孙氏家族的昌盛引起旧贵族奴隶主的嫉妒。齐国贵族栾氏、高氏暗中来往,他们对齐景公的统治不满,预谋要消灭孙氏家族,打击齐国景公的力量。早有消息传到孙武的祖父孙书那里,孙书很是焦虑,便派了重兵驻守野狼窝一带。
贵族奴隶主栾氏、高氏分别居齐国东南富庶的地方,财力物资较雄厚,能不能敌过他们呢?可15岁的孙武却信心十足,坚定地对祖父说:“我们必胜无疑!”孙书笑了,年少的孙武英武多智,他向来不说无根据的空话。
孙武见祖父忧虑重重,为给祖父散心宽慰,某日,提议陪祖父去打猎,孙书痛快地答应了。
野狼窝一带是天然的猎场,那里杂木丛生,遍地是面目狰狞的怪柳,或重髯垂面的古柏,怪柳古柏犬牙交错,更衬出这地方的原始和古老。
      这里亦属野兽出没的地方,孙武便陪祖父来到了这里。
     孙书踏至野狼窝,果真去了若干麻烦,凝神只顾猎兽。刚刚入林,便幸运的遇到一只野鸡,孙书在马背上早搭上了弓箭,拉满弓瞄准,后手一抖,“嗖”的声响箭飞出去,那鸡“噗”的声倒地气绝。“好箭法!”小孙武喝彩,众人也喝彩。孙书笑笑,抖抖缰绳,又去寻觅追杀别的猎物。哪用两个时辰,孙书便围猎到了只野鸡和一头獾。突然又发现一窝狐狸,共5只,受惊的狐狸拼命朝野狼窝西北方向逃窜。孙书十几人骑马尾随追赶。
西北这方也是疙疙瘩瘩的丘林,丘林的树有密有疏,道路坎坷。追至五六里路,前面的林子树越发茂密起来,地势却低凹下去。再往前追,却不知不觉地追进一个大马槽子似的地里。孙书想,这白追了,贼狐狸若窜出洼地,翻过凹地的崖子便不好追了。
     就在这时,小孙武率几人突然出现在对面的崖岭上。几只狐狸急折过头来顺洼槽地的一端狂奔,谁料一端槽凹处竟有几人迎面截来,是孙武布下的人。几只狐狸被前堵后追,怎能逃脱,早被孙武和手下人奔来用弓箭利器刺住,5只全部就擒。
      孙书从马上跳下来,好奇地问孙武:“贤孙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,你不是一直跟在我后面的吗?”孙武笑着说:“太公打死了那只獾后,我便叫上几个人来这方守候了。因狼窝狐狸多,您人多惊起它们,狐狸必往这方凹林中跑,孙儿早候在岭子上,又使几人伏凹林两侧,狐狸跑进林子凹里,就等于跑进扎起的袋子里。”
      孙书脑中一闪,若有所思地突然一拍大腿,脱口道:“我明白了!”孙武笑问:“您老明白什么?”“贤孙儿约我来此狞猎,莫不是给我下启示——?”孙书用手指着脚下这片凹林,“难道不可以从这方布下一个阵么?”
     小孙武笑了道:“栾氏、高氏如来攻击我们,若能将其引至这方,必同几只野狐狸下场相同。”“可是,那贼栾、高二氏并非此几只蠢狐呀,这贼人怎会轻意入这凹地呢?”孙书抖了抖缰绳,望着这片凹林皱起了眉。“愚孙儿倒是思出个计谋来。”孙武含笑对孙书说。“啥计谋?快讲来。”“便是在野狼窝处建一个村落。”孙书眨巴着眼,迷惑不解。
   “对!建一个倾斜的村子。”小孙武一板一眼地道来,“这个村子不朝南不朝北,不朝正东不朝正西,屋脊只朝这凹林子,屋门全朝东南方,再修一条通西北这凹林的路,路要窄,窄得只能进一辆战车。村落修建毕,可令兵士乔扮成百姓驻守这方,若栾氏、高氏来攻,兵士装作乱成一团的百姓模样儿朝这凹林里逃,那时敌人必追,这凹林伏下兵马,不就大功告成了吗?”听罢这番话,孙书恍然大悟,击掌连声赞妙。孙书决定采纳孙武的计谋,立即行动。经过深思熟虑周密安排后,短短二十几天,从野狼窝岔路口处,按当时自然村落形式,生是斜着建造出若干排民房民宅,硬造出一片一片斜的村庄。
     之后,精选一批兵士,扮作百姓模样住进村子里,又修一条通凹林地带的土路,且将另一条通孙氏家族防地的原官道设障堵住。一切均伪装的巧妙,就是当地人入了这斜村,也会蒙头转向。
斜村修毕,孙武请求祖父拨给他两万弓弩手,两万短刀手,两万板斧手。弓弩手日夜操练弓箭术,刀斧手则努力练习在丛林里短兵相接的功夫。兵士们士气高涨,训练刻苦,功夫直练到“炉火纯青”的地步。
话说栾氏、高氏经过几个月苦心策划,养精蓄锐,凑集18万大军,浩浩荡荡朝这方开来,栾氏、高氏坐与战车中谈笑风生,二人料定孙氏家族不足10万兵马,便是有防备也非是18万大军的对手,何况无备?若铲除孙氏家族,乘机作乱,直逼齐国对付齐景公。行军两日,大军已至孙氏境内,距野狼窝10余里时,忽听前边战鼓齐鸣,便见一队人马拦在了前面,一名叫孙中的大将持枪立于队首,怒目呵斥“大胆逆贼,胆敢冒犯俺这宝地,还不滚下马来受死!”栾氏定眼一瞧,见前面人马不过两万,并不搭话,手中令旗一挥,手下两万余人马奔杀过去。两队人马好一通厮杀。厮杀中,高氏突又一挥旗,他手下又两万余兵马冲过去。
     孙中率兵且战且退,退直野狼窝斜庄处,一声锣响,两万兵马突然隐进四外的林丘之中。待栾、高二氏率军赶到野狼窝,早已不见了孙氏及部下的踪影,只见前面一个空空的村落,进入村子,总觉得有些别扭,却道不出来。这时,派出去的探子来报:“此村百姓”全朝村西北方向潜逃。栾氏、高氏立战车中思忖分析:“百姓”逃跑,一定朝城池逃。二人商议后当下决定,沿“百姓”逃跑方向追赶,直向城内进军。“百姓”逃走的道路坎坷不平,且窄,又多杂树。栾氏、高氏率军趔趔趄趄往前行军,走了五六里路,几万人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凹地的丛林里。哪等栾氏、高氏反映过来,前面战鼓便擂将起来,踏着急急战鼓声,凹林对面猝然闪出两万弓弩手,为首者便是孙书和年少气傲的小孙武。
只见孙书令旗一挥,千万只利箭刮疾风般铺天盖地朝凹林栾、高二氏兵马射来。凹林的兵马猝不提防,随即人呼马嘶,成千上万的兵士死在利箭之下。军心大乱,纷纷掉头后逃。后边栾氏、高氏气急败坏,挥剑压阵,将兵士逼涌过来。而孙书这方斗志昂扬,弩手们拼刀射箭。凹地里兵马怎抵得住从三面射来齐发的万箭,兵马死伤惨重。
      栾氏、高氏见状,急下令掉头回撤。可是这方道路窄长,如何撤得出去?撤着撤着,突然又听战鼓齐鸣,丛林里又冲出千万短兵刃刀斧手,直杀过来,并将栾、高二氏截为两段,前面的兵马不顾后边的兵士,只一味的逃窜。后边被截的兵马同孙书、孙武的兵马展开了一场血战。栾、高二氏遗下的兵马,哪是几万手持短刀板斧精兵的对手?又有几万军兵死于刀斧弓箭之下,剩下万余人全部投降。孙书、孙武率3万精兵趁机一路追杀,直杀得栾、高二氏败军丢盔卸甲,狼狈逃窜,遗下遍野的尸体。栾氏、高氏此次进犯,损兵折将9万余人,而孙氏家族则取得空前的辉煌胜利,大大扩大巩固了孙氏家族的势力范围,增强了孙氏家族的力量,为后来配合田氏等平定栾氏、高氏之战奠定了基础。
      却说野狼窝凹林大战后,那一带的丛林丘陵上遍是横七竖八的尸体。夜间一场淅淅沥沥小雨,惨不忍睹的尸首上淌流出汩汩残血,腥臭的气味,吃红了眼的野狗,一幅悲惨的画面!
      第二天,孙书下了紧急命令,令将敌尸体于丛林中就地埋葬。于是,兵士们遵令,就地挖坑,一个坑放3具尸体。草草挖坑,草草埋葬。
      光阴荏苒,转眼若干年过去。始未料到,当年埋葬野狼窝至凹林的几万尸体,腐烂后竟从骨中释出片片磷火,窜出阴土来相互碰撞,每至夜晚,方圆几里的这片林中,磷火漫山遍野飘荡,发出一闪一闪、一明一暗幽幽的亮光,远方看去,好似无数支火把和灯笼在这片田野丛林里点燃,庶民百姓称为”鬼火”,便给这地方起了个名儿,叫做“火把里”。“火把里”名竟延续了2500余年至今!
     时过境迁,历史的演变,“火把里”处后来繁衍出村庄,又巧,原本一户姓李的农户先在这里居住,生儿育女,已逾820口人,人们习惯地又将那村庄叫做“火把李”。
     为了纪念孙武在当年为保卫家乡而布阵的功德,初时建在“野狼窝”的那片斜的村庄起了个美称曰“斜阳村”。然而2500余年来,斜阳村的房屋始终是倾斜着盖的,至今村里有370口人,1945年“改斜归正”,遂改为朝阳村。